觀塘音樂噴泉大白象

觀塘音樂噴泉大白象工程

音樂噴泉預想圖

背景

時任特首 梁振英於2013年提出向全港政府於 2013 年《施政報告》中宣布開展「社區重點項目計劃」, 為每區預留一次性的 1 億元,以便區議會進行一至兩個,每個不少於 3,000 萬元的社區重點項目。「觀塘海濱音樂噴泉」項目(音樂噴泉項目)是第四屆觀塘區議會選定的社區重點項目之一 ,項目亦得到第五屆觀塘區議會大部分議員的支持,政府按此而向立法會申請進行項目所需的撥款。項目的預算是 5,350萬元撥款,當中包括工程開支 4,970 萬元 。

問題一: 水資源浪費

嚴重程度

水務署一直推行「全面水資源管理略」,又推行「齊來慳水十公升」運動鼓勵大眾節約用水,惟噴泉將每年額外耗水550立方米,項目有否諮詢水務署、能否得到署方支持。

局方未有直接回應,僅指「有跟指標做」,又指水池容水量僅為標準泳池1/9,並會循環用水,著重節約用水的原則。 有關噴泉所需的水量約為550立方米,有關用水經收集、過濾及消毒後,會循環再用。

民政事務局副局長陳積志表示,項目落成後由政府相關部門管理,聲稱「毋須繳交水費」,但無交代噴泉的額外耗水量。

問題二: 大幅減少海濱綠化地帶


嚴重程度

音樂噴泉工程須改建觀塘海濱花園部分範圍,將清除4%的草坪,引起公園使用者反對。

香港獨立媒體曾到公園進行訪問,有帶著兩名孩子的媽媽指,她不知道政府想將部分草地改建音樂噴泉,對於音樂噴泉,未及了解造價她已馬上表示「我想留返個公園多啲」,指香港可供孩子玩樂的空間不多,寧可保留草地。

民主黨尹兆堅亦強調,不論噴泉所佔面積大小,公共空間亦不應被剝削,並以南韓釜山的噴泉為例,非表演時間時即成廣場,供市民隨意使用,質疑為何一定要建造龐大而只供觀賞的水池,犧牲公園使用者的休憩空間。

問題三: 香港八成音樂噴泉「清拆停用」

嚴重程度

音樂噴泉曾經在香港90年代初成為風潮,香港各大商場曾經有過16個音樂噴泉都,但因維修等問題叢生,香港絕大部份音樂噴泉已被清拆,已「不合時宜」,全港只剩下海洋公園、迪士尼樂園及東涌東薈城室外的互動音樂噴泉,即是噴泉放在社區是無法維持運作的。  2016年,葵芳新都會廣場清拆音樂噴泉,大埔科學園音樂噴泉亦已停止表演。

大部份音樂噴泉清拆停用,民主黨九龍東議員胡志偉指,反映音樂噴泉概念本身似乎在社會上已經不是大家很熱愛的形態。

統計數據資料

民主黨九龍東團隊進行的民意調查共收集了六百九十五位市民意見,結果顯示,在「改善醫療」及「音樂噴泉」兩個撥款選項之下,百分之九十三市民支持使用撥款改善觀塘區醫療,只有不足百分之七市民支持支持使用撥款興建音樂噴泉。

例如,2018年,公民黨訪問近600位市民,結果顯示,絕大多數(96.6%)受訪者反對將興建觀塘海濱音樂噴泉,並認為公帑應用於其他改善民生的項目。

支持興建
反對興建 96.6%

2018年6月11日,立法會工務小組審議觀塘海濱音樂噴泉工程項目撥款申請,項目最終以16票支持、17票反對遭到否決。但不足一個月,政府再次將音樂噴泉工程提交上工務小組,最終由建制黨派強行通過。

明明已被否決,政府卻大玩「程序遊戲」,令音樂噴泉工程「無限回魂」。 預期在2018年10月立法會復會之後,財委會將審議撥款,政府及建制黨派很有可能再次突撃成功,強制令觀塘音樂噴泉工程「上馬」。

2020年因觀塘區區議會由民主派主導,他們希望能夠善用公帑,因應民意民主派議員要停止觀塘海濱音樂噴泉。

區議會會議上,觀塘區議員追問是否可以剎停或修改工程,民政事務總署助理署長鍾雅之表示,音樂噴泉工程經區議會及立法會通過,基於「尊重程序」不會停工,如修改工程內容,須視乎預算撥款能否負擔,她又強調,一般而言工程公司的服務欠佳才會終止合約,需雙方協商賠償,故技術上提供不到剎停工程的賠償額。

觀塘區是香港最貧窮地方之一及人口老化持續,如終止合約的賠償金額合理,可要求承建商還原草地,餘下款項重返區議會重新審議並用於居民認可的項目,例如參考南區,為50歲以上居民進行一次眼科檢查,實際而有益。 當局倒不如現時縮少工程範圍,包括改建區內缺乏的儲物櫃及更衣室設施; $5000萬或可以幫2.5萬名老人驗眼或5000名殘障人士洗牙。
Edith Leung Yik Ting
District Councillor
5/5